中华五千年文明,足以让任何一件事物沉淀为特有的文化, 武侠 亦是如斯。

“侠”最早涌现在何时,又是在何种历史背景下爆发已无法考据。到春秋战国时期,侠已经成为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不但冲击着旧有的思想体系,也成为社会不平静成分。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在「五蠹」中指出“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史籍的首要节点,是中国农业革命的关键时期。以周礼为代表的思想体系跟着周朝的溃逃逐渐瓦解,若何打点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度,成为摆在列国君主面前最孔殷的问题。国度该何去何从,上至君王贵族,下至平头百姓,纷纷给出自身的政治观点以期能左右国度的发展标的目的。

法家认为应当完全扬弃掉周礼,以一种全新的思想体系和政理念为根源,建立一个以君主为重点的集权国家;纵横家依赖三寸不烂之舌游走列国,将列国君主戏弄于股掌之间;儒家积极游学开馆授徒,以期能恢复周礼……这些学术宗派在成长中变成分别文化布景的团体,获取了君主的认同以及社会名望。但另有一种人,他们糊口在社会最底层,别国文化布景,仅有的家产也只够勉强度日。这些人空有一腔热血,也渴望兑现志薄云霄,获取社会的招认。恰是在这种社会布景和个人盼望的碰撞之下,发作了一种格外的职分—侠士。

侠士是春秋战国时候的无产阶级,他国任何政治名望,只得依附于贵族,成为贵族喂养饲养的死士,终生以死酬谢恩主为己任。「史记·刺客列传」中记载,豫让多次刺杀赵襄子未果,执着不悔,临死说出自己的心声:“范、中行氏皆人人遇我,我故人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祖国士报之。”豫让的遗言给侠士这个使命增添了一分悲壮的色彩,纵观「刺客列传」中记载的人物,每个为了酬谢恩主,皆以一己之身,勇往直前,死而后已。非论成败与否,都完毕了对恩主的酬谢,也实践了“士为知己者死”的侠义精神。

武是实践狭义的霸术,侠是运用武力的方针, 武侠 的发生,在某种层面表达了社会底层对于政治权利的祈望以及对表层阶级强逼的反抗。因而 武侠 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民间匹敌官府的代言人,而 武侠 口中所说的江湖也成为民间祈望的精神家园。

西汉时期,儒家思想成为正宗,因为儒家偏见“仁政”、“攻心”、“化性”,轻视“怪力乱神”,从根本上否定了游侠的存在。被统治阶级放弃的侠士失落政治职位,逐步走向民间,成长成为一个孑立的阶层—游侠。

战国时期的思想观念对游侠的陶染还是存在,在传统侠士思想的陶染下,游侠以修身立命,扶危济困为己任,战国时期“士为知己者死”的报恩逐步演变为施恩,因此游侠在民间有着庞大的陶染力。

「史记·游侠传记」中记载的郭解便是这样一位人物。郭解是西汉武帝时人,短小精悍,其貌不扬,是一位曲直短长通吃的游侠。他为人虽然凶狠残酷,然而在料理民间事物为了维护公义以至不吝杀死自己的亲人,以是成为民间的道德楷模和动作楷模,就连大将军霍青也为其充当说客。

随着时代的生长,儒家学说建议的“仁义礼智信”被 武侠 接纳并阐扬,成为 武侠 的行为准则,发生了一种文武兼备的“儒侠”。以德服人是儒侠抱不平的第一要务,个人志向是否远大是丈量儒侠的准则。

抱不平如故靠运用武力,但儒侠的诞生对抱不平之人的道德情操提出了高出常人的要求,在之后的史乘中,武德成为习武行侠之人最基本的道德品质。南北朝功夫的祖狄,宋朝功夫的陆游、文天祥皆是儒侠的代表人物。

唐朝是中国汗青上文武兼备的朝代,东西方文化的攻击和融合培育提拔了 武侠 的浪漫主义色彩。“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李白不单是作诗数千首的诗圣,也是器度世界,剑术高超的侠客。

唐朝的侠客钻营一种自我精神宇宙的洒脱,对付尘凡的爱恨情仇看的淡然。在他们看来,尘凡的江湖已经消亡,江湖只存在于心中,想象之中。

在唐朝骚人丰富的联想和手中的翰墨之下,诞生了「虬髯客传」、「聂隐娘」等颂声遍野的惊异 小说 小说 塑造了红线、聂隐娘等一批女侠客,创始了独具华夏特色的文学样式— 武侠 文学。

宋朝市廛的成长让说书这种文化传布地势大行其道, 章回体 小说 在宋朝有了较大成长。说书人隐于市,听众来自社会底层,所以故事情节挫折,写意恩怨的民间文学成为宋朝说书人和听书人的首选。

「三侠五义」等一批老派民间文学塑造了表象丰腴的人物,奇怪的故事情节满足了听众的猎奇之心。 章回体 民间文学的爆发对后世劝化很大,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新派民间文学浮现之前,中原的民间文学继续沿用这一类 小说 的套路,劝化近千年之久。

1954年,梁羽生在「新晚报」上连载言情 小说 「龙虎斗京华」。该书是新派言情 小说 的开山之作,描绘清末义和团运动时期,江湖人物面对国难做出人生挑撰,实践狭义的故事。新派言情 小说 在写作技能花样上引用西方 小说 的逻辑推理体式格局,糅合了现代人的社会观和价值观,很便利让读者产生共鸣,一经面世,大受好评。

1957年连载于「香港商报」的 金庸 作品「射雕英雄传」则是新派 武侠 小说 的巅峰之作。该书在华人六合引起巨大振撼,掀起一股 武侠 热。「射雕英雄传」主人公郭靖也在书中给出了“什么是侠”的最终答案。何为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大侠小侠,只看他所作所为,高下立判。

八十年代,电影「少林寺」上映,该片获取了空前胜利,也重新点燃了华夏人心中的 武侠 梦。

新千年之后, 武侠 类文学作品逐步式微, 武侠 小说 读者日益萎缩,成为小众文学。曾经让 武侠 大放异彩的 武侠 类片子虽然常有作品上映,但都乏善可陈,仅有的几部佳作也如昙花一现,难现 武侠 片子畴昔的辉煌。

武侠 对华夏人而言,就像西欧的骑士,美国的神人。不仅仅是一个个有板有眼的侠客,更是一种标识,一种挥之不去的豪杰情结。它早已融入国人的血液傍边,即使 武侠 不在,但侠义精神永存。

文:曾府成参考文献:「史记·游侠列传」「五蠹」「史记·刺客列传」文字由史乘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